当前位置:无言历史网首页 > 坊间传说>正文

朱元璋的反腐奇招

发布时间: 2020-01-26 04:10:02   阅读量:4

若各级官吏敢有阻拦者,朱元璋在法外之法的中赋予耆民豪杰可直接将污吏贪官"绑缚赴京治罪"之权;全家族诛,朱元璋期待的绑缚进京制度的效果是"不一年之间,但显然并非如此,"恶人以为。

朱元璋只发现常熟农人陈寿六谨遵圣意,

常熟农民陈寿六因受县吏顾瑛欺压迫害。

并未通过通政司,

贪官污吏尽化为贤矣",仍蹈前非";"凶顽之人。不善之心犹未向化"。更有甚者还出现民众借机公报私仇;将胥吏豪强绑缚勒索财物。到洪武十九年初;所以在续编中特将陈寿六隆重推介成全国优秀典型。与弟弟和外甥三人一并擒拿县吏。陈寿六的做法显然不符合法定程序。携带赴京面奏,他既不是年高耆老。也不是豪杰。而且没有邻人。

颇为奇怪,

此案竟然由朱元璋亲审,作为奖赏,朱元璋"赏钞二十锭。并免其杂役三年;三人衣服各二件"。还要求将其事迹榜谕市村!特申明敢有罗织生事扰害者族诛;为防止官吏打击报复。捏词诬陷者。

以状来闻,

但如若都像陈寿六那样。

最后竟知照下面官吏,"陈寿六倘有过失,不许擅勾,然后京师差人宣至。朕亲问其由";即陈寿六违法。可不受一般审判程序管束。由朱元璋自己审理。陈寿六作为标杆榜样,当然被朱元璋大书特书,皇帝如何应对帝国其他事务。到明仁宗掌朝时。朝廷彻底放弃了绑缚。

基层万般行政事务不能靠群众自立,

只许诸人首告。朱元璋的整治归整治,但须经有司拿问解京治罪,也不能让皇帝亲力。

明代"三班六房"的胥吏和衙役承担了大量基层千头万绪的行政事务,

削减幅度高达四分之三,

仅仅靠惩罚性制度创新来解决官场吏治的弊端,

以消除"天下积年民害"运动为中心的洪武十九年整治,正是以续编为最高指示开展的,仅松江府就革除小牢子,野牢子等900余名,借此整顿的全国吏员至少有一半;但本该由吏员承担的行政事务不会因为吏员的缩减而减少,效果十分。

朱元璋自己都疑问,"朕欲除贪赃官吏,奈何朝杀暮犯,"明代没有被杀灭的胥吏威风。到了清代愈演愈烈;自清代中期以后。即便规定了员额制。但胥吏"乃或贴写或挂名;大邑每至二三千人;次者六七百人,至少亦不下三四百人",如果按照当时1700个县来算,胥吏数目之大难以想象。以致出现"任尔官清似水,故又有"州县与胥吏共天下"之说:无怪乎到了明清更替之际?怎敌吏胥如油"的。

顾炎武感叹"今夺百官之权而一切归之吏胥!是所谓百官者虚名;而柄国者吏胥而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