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无言历史网首页 > 坊间传说>正文

连朝廷都惊动了

发布时间: 2019-12-26 19:51:03   阅读量:8

又生疥疮,

王焘贞名桂。字焘贞,是嘉靖年间翰林学士王锡爵的次女。太仓人,生下来就体弱好哭!肤色发黄,父母就不太喜欢她;当时人定亲都早,也有人找学士家攀。

就说"这孩子还不见得能做我家闺女呢?哪里谈得上做别人家媳妇,王焘贞大一点的时候,"不过后来终于是许了一个官家子弟叫徐景韶的,对女工也没有兴趣,学四书五经半途。

却迷上了宗教。整日静坐冥想;她的母亲朱淑人就很有意见,等到终于要出阁,那个徐景韶却突然死了;她哭了三天三夜之后;王氏夫妇虽不以。

她干脆做了女道士,

要求出家修行!

跟王学士攀了本家,

声称要为徐郎守节,但那个时候守节是官方提倡的事情。守节也就罢了,也不能拦着她,声称受仙人指点。自号"昙阳子"。王锡爵也依了她,于是她开始搞起了辟谷修仙那一套,后来这事情就传开了,王世贞也是娄东人,时常往来,此时王焘贞已是方外。

王世贞就要求和她见面论道!

立刻拜这个小姑娘为师。

事情就越来越离谱了,

论道的结果是:王世贞被昙阳子"儒释道一体"的理论折服。觉得找到了知音,从此以后。也许王焘贞是真的颇有灵气和见解。也许是当时的风气怪异;越来越多的文人名士慕名而来听她讲道:拜入:

其中不乏冯梦龙这样的大牛,甚至连她的父亲王锡爵,还有她的一个叔叔,也拜她做了师父。连朝廷都惊动了,这个事情闹得很大。当时不少有名的文人官员。也都为她写文捧场,她说自己修仙修得差不多了,但是王焘贞却声称她厌倦了,将在九月九日羽化。

万历七年九月九日在直塘;

据说赶来目睹盛事的有十万之众。

九月八日绞发于徐景韶墓前,昙阳子白日飞升,又哭又拜,经日不绝。那一年王焘贞才2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