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无言历史网首页 > 热点历史>正文

古文观止卷二‧

发布时间: 2020-03-21 13:01:03   阅读量:6

范宣子亲数诸朝。

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,

十四年,吴告败于晋,会于向,为吴谋楚故也,范宣子数吴之不德也,以退吴人。以其通楚使也,将执戎子驹支,执莒公子务娄。姜戎氏,乃祖吾离被苫盖,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。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,今诸侯之事我寡君。与女剖分而食之;盖言语。

不如昔者。诘朝之事,则职女之由。尔无与焉。将执女,」对曰,「昔秦人负恃其众,贪于土地,逐我诸戎;惠公蠲其。

谓我诸戎。

至于今不贰,

于是乎有淆之师,

是四岳之裔胄也,毋是翦弃,赐我南鄙之田,狐狸所居;豺狼所嗥,驱其狐狸豺狼。我诸戎除翦其荆棘,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。昔文公与秦伐郑,秦人窃与郑盟而舍。

晋御其上,

自是以来,

戎亢其下:秦师不复。我诸戎实然。晋人角之,譬如捕鹿;诸戎掎之。戎何以不免;与晋踣之。晋之百役,与我诸戎,相继于时,以从。

今官之师旅,

无乃实有所阙,

亦无瞢焉。

」赋而退,

岂敢离逷;犹淆志也,以携诸侯,而罪我诸戎;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;言语不达;贽币不通。不与于会。何恶之。

宣子辞焉。使即事于会,成恺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