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无言历史网首页 > 神话传说>正文

故乡人号之駞

发布时间: 2019-11-13 06:30:02   阅读量:8

隆然伏行,

故乡人号之駞,

名我固当,

且硕茂,

古文观止卷九‧种树郭橐駞传郭橐駞,不知始何名,有类橐駞者;駞闻之,「甚善,」因舍其名,亦自谓橐駞云,其乡曰丰乐乡;在长安西,駞业种树,凡长安豪家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,皆争迎取养;视駞所种树;无不活。或移徙,蚤实以蕃,莫能。

他植者虽窥伺效慕;有问之,「橐駞非能使木寿且孳也。以能顺木之天,以致其性焉尔,凡植木之性;其本欲舒,其培欲平,其土欲故。既然已,其筑欲密,勿动勿虑。去不复顾。其莳也若子,其置也。

非有能硕而茂之也,

根拳而土易,

则其天者全,故吾不害其长而已;而其性得矣;不抑耗其实而已,非有能蚤而蕃之也,他植者则。

其培之也;

旦视而暮抚,

苟有能反是者。若不过焉则不及,则又爱之太殷。忧之太勤。已去而复顾,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。摇其本以观其疏密。而木之性日以离矣,其实。

移之官理。

见长人者好烦其令!

然吾居乡。

虽曰爱之,其实雠之。故不我若也;虽曰忧之。吾又何能为哉,」问者曰;「以子之道:」駞曰,「我知种树而已,官理非吾业也。若甚怜焉!而卒!

蚤缲而绪,

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。

吏来而呼曰,『官命促尔耕;督尔获。勖尔植。蚤织而缕。遂而鸡豚,字而幼孩。』鸣鼓而聚之。击木而召之,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,且不。

故病且怠,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。」问者嘻曰。「不亦善夫,吾问养树,得养人术,」传其事以为官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